肖弦弈和他的“新语文”

“你觉得,什么是‘语文’?”

“这个问题难道还需要回答吗?”


这是一段有些无厘头的对话,但是它确确实实发生过。提问者肖弦弈博士,两个黄鹂创始人,而反问的人则包括他在中国传媒大学的老同事们,同他一样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的创业者们,还有两个黄鹂公司内部、他的下属们。肖弦弈说,从每次发问必招致反问到现在人人安静下来听他的“新语文”教育,他只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


在两个黄鹂,语文课程被分为两个部分:语科和文科。前者主要包括口才课程和戏剧课程,后者包括作文、国学和阅读课程,这种对于“语文”概念的解读跟行业内一般的语文教育品牌区别很大。两个黄鹂把业内一直以来碎片化和边缘化的语文教育整合起来了,形成彼此关系紧密,符合语文自身规律的教育体系,不仅注重能力,更注重素养。由于在语文教育领域的创新,两个黄鹂也被称为“新语文教育专家”。


两个黄鹂开始引人注目。2017年,两个黄鹂教育入围腾讯“回响中国”教育年度总评榜“2017年度知名教辅品牌”和2017新华网大国教育之声“品牌实力课外辅导机构”,创始人肖弦弈获颁新浪教育“2017中国教育行业杰出贡献人物”。

图1两个黄鹂教育荣获腾讯“回响中国”教育年度总评榜“2017年度知名教辅品牌”.jpg

两个黄鹂教育荣获腾讯“回响中国”教育年度总评榜“2017年度知名教辅品牌”

微信图片_20171226171033.jpg

两个黄鹂教育荣获新华网大国教育之声“品牌实力课外辅导机构”

图2肖弦弈获颁新浪教育“2017中国教育行业杰出贡献人物”.jpg

两个黄鹂创始人肖弦弈获颁新浪教育“2017中国教育行业杰出贡献人物”

少儿口语表达培训火爆的源头

从外表看,肖弦弈属于那种少见的湖南人,身高一米八三,面阔身壮,仪表堂堂。可是,若论做事的坚持和眼光的独特,他又是典型的湖南人。


2010年,在中国传媒大学任教多年的肖弦弈创办了了一家少儿口才培训机构。这是他第一次创业。此前他38年的生命里,从未想过要创办一家自己的企业。事实上,能够当一名大学教授,已经是父母家人所能想到他能达到的“人生巅峰”。


按理说,初次创业,跟风模仿最保险。但肖弦弈却一开始就琢磨要出自己的教材和课程体系。他说“我这个人比较胆小,也比较谨慎,害怕在红海里拼杀。但我比较爱钻研,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事我偏要弄出个名堂来。”


可是,每个中国人天天都在说汉语,这能有什么规律?肖弦弈不回答,只是花了两年时间,把汉语口语表达分为基础训练、讲述与沟通和语言艺术三个板块,并做出了教材。这是行业内第一次有人对汉语口语表达能力构成模块进行科学的划分。按照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两个黄鹂主办的“2016全国少儿口才教育领导者论坛”上的说法,“肖博士是真正把儿童口语表达的规律摸透了。”


口语表达能力对于孩子来说很重要,可是很多家长并不以为然,“我们每天都在说话,这还需要训练么?”面对众多家长的困惑,肖弦弈博士把一个语言学上非常学术化的概念“语言关键期”用到推广中来,他把自己的产品命名为“关键期口才”。所谓“语言关键期”,指的是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存在这么一个时期,即2-14岁,在这个时期内学习和掌握语言最为容易。不到或超过这个时期,学习和掌握语言就要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要困难很多。肖弦弈提出来的“关键期口才”,指的就是在2-14岁这个时期内需要学习和掌握的一种口语表达能力。这种能力是一种综合能力,不仅强调实用性,也强调艺术性;不仅能够轻松完成交谈、演讲等口语交流,而且可以表演朗诵、相声、小品、曲艺、童话剧等各类语言艺术节目。

图4两个黄鹂学员登上“国家大剧院”与30位知名主播同台朗诵_副本.jpg

两个黄鹂学员登上“国家大剧院”与30位知名主播同台朗诵

截至2017年年底,肖弦弈博士和他的团队开发的《关键期口才训练教程》《关键期口才等级训练教程》《少儿播音主持与口才训练》《幼儿口语表达原创绘本》等培训教材总销量已经突破了200万册。在中国民营教育培训行业,这是个惊人的数字。 目前,全国80%广播电视系统的培训中心和少年宫的小主持人培训都在使用《少儿播音主持与口才训练》教材;社会少儿口才教育机构中,80%使用《关键期口才训练教程》《关键期口才等级训练教程》等系列教材。两个黄鹂口才产品在全国的合作机构已经达到了1000多家,在校学员几十万人。

图5《关键期口才等级训练教程》_副本.jpg

《关键期口才等级训练教程》

图6《少儿播音主持与口才训练》_副本.jpg

《少儿播音主持与口才训练》

图7《幼儿口语表达原创绘本》_副本.jpg

《幼儿口语表达原创绘本》

除了向社会培训机构输出课程,两个黄鹂还把目标瞄准了幼儿园市场。两个黄鹂还成立幼教事业部,专门研发了针对幼儿园的课程《我会口语表达》,目前这套课程已经输出近1000所幼儿园。

图8《我会口语表达》_副本.jpg

《我会口语表达》

2017年,两个黄鹂即将推出《关键期口才教学法》《关键期口才教学案例与分析》两本书作为师资培训的教材,以帮助分布全国各地1000多家合作机构进行更为系统、科学的师资培训,不仅了解口才教育的技巧,更熟知背后的理论依据。


“可以说,两个黄鹂对于少儿口才教育成为一个产业是有很大贡献的。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提供之前,这一块非常冷门,现在已经很热了。”肖弦弈博士不无得意地说。

颠覆“中国式假作文”

少儿口才做到了行业领先,肖弦弈又开始琢磨作文教育。他觉得,这是个“刚需市场”。对于后者,他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真实作文”。


传统的语文是把所有的“写”归为一类,叫做作文,没有区分真实情境的写作与虚构情境的写作。这两者的规律其实完全不同。如果把这两者融合在一起,孩子就会混淆。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孩子一遇到“难忘的事情”都会写自己在路上捡到钱交给交警叔叔,或者搀扶老奶奶过马路等类“假作文”。


肖弦弈还发现,传统作文教学都假定孩子脑子里装着无数件“难忘的事”“高兴的事”“我最佩服的人”等现成的作文素材,不需要老师引导和开发就能随时取用。但事实上,孩子在面对一个作文题目的时候,大脑极有可能一片空白:既不知道如何从无数个人、景、物体和无数件事情当中,选出适合写作的那个作为写作对象,也不知道如何围绕这个写作对象去搜集写作素材。


分不清楚真实和虚构,又不知道如何搜集作文素材,作文造假就不可避免了。比如,写老师,必然是批改作业到半夜,还恰巧被学生看到;写妈妈,智商必然不在线,打伞必淋湿自己,孩子生病时总也打不到车;写逆境奋发,不是写父母离异或者亡故,就是写自己手脚残疾。据说曾有一个班30篇高考作文中,竟有6篇写自己父母双亡!


这种为了应付考试和作业而把虚构的事实当作真事来写的作文,肖弦弈给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中国式假作文”。它有两个明显的特点:内容上的无中生有,胡编乱造;以及形式上的套路化、模板化。


为了帮助孩子区分真实情境写作和虚构情境写作、写出真实的作文,两个黄鹂做了“我是小记者”课程和“我是小作家”课程。“我是小记者”就是教孩子如何从现实取材,去发现去选择,写真实的作文;“我是小作家”是教孩子发挥想象力,去创作童话、小说、剧本等虚构作品。其中,“我是小记者”课程分为12个级别,包含教学课和活动课,通过三大步骤,系统解决孩子作文问题。

图9《两个黄鹂作文·我是小记者》_副本.jpg

《两个黄鹂作文·我是小记者》

第一步,选择写作对象,也就是教孩子如何从无数个人、景、物体和无数件事情当中,选出适合写作的那个作为写作对象。找到了写作对象,就从源头上杜绝了作文造假;第二步,搜集写作素材。仅以春秋两季的教材为例,肖弦弈带领的研发团队就研发出了180种观察、提问、查资料等方式,帮助孩子发现生活的丰富和美好,也就是搜集作文素材;第三步,将素材整理加工成文。“我是小记者”教材从遣词造句、段落结构、修辞标点等方面提供了165种写作方法,帮助孩子告别套路式写作。


“我之所以能解决这个问题跟我的经历有关,我大学是学新闻学专业的,毕业之后做过记者,后来又在中国传媒大学教未来的记者。我深知真实写作的规律。”肖弦弈博士说,“训练孩子们真情实感表达不仅仅关乎写作能力,更是关乎人品和素养,意义重大!”

图10作文课堂_副本.jpg

两个黄鹂作文课堂

目前,这个课程经过在两个黄鹂直营校区的教学实践,已经证明效果非常好,很多优秀习作感动了家长。现在两个黄鹂开始向全国的教育培训机构进行课程输出。12月初即将举行的两个黄鹂招商会,已经有100多个机构报名参加。

“国学语文”:重新定义少儿国学教育

有了口才课和作文课,肖弦弈带领的两个黄鹂要做国学课程已经不那么令人意外了。但是,什么叫做“国学语文”呢?


在两个黄鹂推出“国学语文”课程之前,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儿童国学课程都遵循同一个“套路”:一本教材就是一本经典原著或者摘编,一套课程就是数本经典原著相加,没有系统的经史子集的内容,没有科学的课程板块,更谈不上完整的课程体系。


但肖弦弈的思路是不同的。他认为,首先,儿童国学的内容应当是“经史子集”四个部分(儒家经典、中华历史、诸子百家和诗词文章)在每本教材上同步体现。这就是说,儿童国学的素材来源不应该只有十几本经典著作,而应该广采众长,把成百上千的国学典籍当作课程的素材来源,就像“语文”教科书里会把古今中外所有的文学典籍当作课文来源一样;其次,儿童国学课程应当科学分级,学生拾级而上,一步步学完经史子集四个部分,才算得上是系统掌握了国学知识;再次,国学教育,如同真正的语文教育一样,不应当只是背诵和记忆,而应当通过设置灵活、开放的课程板块,让孩子学会用国学知识去思考、去表达,从而做一个有根底、会思辨的中国人,这就是“国学语文”。


根据肖弦弈的设计,“两个黄鹂.国学语文”课程小学版被分为六个级别,每个级别相应有春夏秋冬四季的教材,选材涵盖13部儒学经典、30本中华历史著作、30种诸子百家著作以及从《诗经》到清末小说的20种文学经典著作。目前,“两个黄鹂.国学语文”课程已经在北京直营校区正式招生。为孩子报名的家长多是一眼看中了“国学语文”的教材。有了儿童国学的成功经验,肖弦弈目前正在带领团队研发针对4-6岁孩子的“幼儿国学”教材。

图11两个黄鹂学员“朝阳剧院”国学诵读.jpg

两个黄鹂学员“朝阳剧院”国学诵读

阅读要分级,戏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阅读是“语文”课程的基础。但阅读课却是两个黄鹂“语文”课程体系中最后推出的,因为,肖弦弈又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传统的阅读课程没有专业的分级体系。也就是说,孩子什么年龄段该读什么书、能读什么书、怎么才算会阅读都没有一个科学的标准。


在英文阅读体系里,国外已经有了很成熟的分级体系,包括美国蓝思分级阅读、A-Z分级法;英国的小学分级系统等等,都能够对以英文为母语的学生的阅读能力、阅读书目做出清晰、系统的界定。但中国虽然有一些儿童分级阅读研究机构,却只停留在内容选择和评价标准上,没有一家可以提出完整、系统的分级阅读系统,无法清晰界定儿童的阅读能力、给出相对应的教育方法指引和参考阅读书目。


在肖弦弈的规划中,两个黄鹂的阅读课程就是要从阅读能力、阅读方法、阅读书目三个维度来构建一个完整的儿童阅读分级系统。这个系统可以科学评估孩子的阅读水平,针对性地给出阅读方法,并提供科学的阅读材料。他希望,通过这一体系,孩子们不仅会知道自己应该读什么书、怎么读这些书,而且知道如何主动去扩大自己的阅读面,形成伴随终生的阅读能力和习惯。

图13两个黄鹂阅读培养课程_副本.jpg

两个黄鹂阅读培养课程

除了阅读课程,两个黄鹂另外一个正在进行的语文课程项目是儿童戏剧项目。 之所以要推出这一课程,肖弦弈更愿意从高考作文的角度来阐释。以2017年高考作文题目为例,其中,浙江题中评说某位作家的下列说法:人要读三本大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心灵之书”;山东题中的“24小时书店”,都不约而同要求学生对于他人的生活、心理有所体验。这其实是一种对现实生活和非现实生活的体悟能力。


这种能力一方面是对生活变化和场景的观察、反思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理解为“共情力”:就是理解他人处境及心理的能力。这种能力有一部分是天生的,比如有的孩子生来敏感,可能就比较容易具有理解别人的能力。但即使是这种天生的体悟能力是有着巨大局限性的,因为孩子的生活毕竟是有限的,遇到超出其生活阅历的人和事,他就理解不了了。所以,要培养孩子对于广泛现实生活和非现实生活的体悟能力,就要创造机会,让孩子有机会经常体验“别人”的人生。


两个黄鹂的儿童戏剧课程正是基于这一理念。这一课程融合文学、美术、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开发儿童戏剧天性,多角度培养孩子的认知、感悟、协作等多种能力以及多维的审美观念和思维方法,让孩子在戏剧世界里感悟生活的丰富性、多样性,从而提高孩子的共情能力。

图12两个黄鹂学员戏剧表演剧目_副本.jpg

两个黄鹂学员戏剧表演

目前,两个黄鹂已经完成了幼儿戏剧课程的研发工作。儿童戏剧课程也已经在北京五所直营学校正式招生。